<menuitem id="dvp1h"></menuitem>
<var id="dvp1h"></var><ins id="dvp1h"></ins>
<cite id="dvp1h"></cite>
<menuitem id="dvp1h"></menuitem>
<cite id="dvp1h"></cite><cite id="dvp1h"><span id="dvp1h"></span></cite><ins id="dvp1h"></ins><cite id="dvp1h"><video id="dvp1h"><listing id="dvp1h"></listing></video></cite>
<cite id="dvp1h"><video id="dvp1h"><thead id="dvp1h"></thead></video></cite>
<progress id="dvp1h"><cite id="dvp1h"></cite></progress>
发布信息请严格遵守法律法规  |    |  客服中心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国际热点 » 正文

图书馆旅行记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9-11-11  浏览次数:1
核心提示:题为图书馆旅行记,准确说,应该是纸房子上的旅行,或者纸房子里的旅行,我实在看不出这之间的区别。我喜欢
呼叫中心 https://www.csundec.com

题为图书馆旅行记,准确说,应该是纸房子上的旅行,或者纸房子里的旅行,我实在看不出这之间的区别。我喜欢实体图书馆,实物图书,它们总能给我一种切实的存在感,一种可以拿在手上掂量的存在感。我一直觉得,图书馆是一座纸房子,是纸张的建筑,脆弱又坚固,似乎一场大火就可以毁灭,但明显又是一座房子。难道不是吗?打开的书本,隆起的书脊,一行行一排排整齐地排列着,分明就是建筑。

图书馆旅行,按理应该从A旅游到Z,这才是一个谨慎旅行者的样子,而我并不是个耐心的旅行者,我就像喜欢不断更换泳道的孩童,习惯从l道开始,对B和C也很执着,K也算是我的爱,有时我到D和F去,会有一阵子眩晕和欣喜若狂。不规则组合,似乎是天然,很多地方,你首先遇到的不会是A,它们要么藏在最入门显眼的地方成为一种灯下黑,要么则落在不知道哪里的角落里。总之,对大多数人,首先开始的不是A,A是被忽略的,长子的悲哀,却又不能被跃过。

我喜欢B和C,以及最后的Z,因为对我来说它们都在不同年龄引诱过我,有些还让我一次又一次重新回头拜访。二十六个字母的旅行,你沉在无边无际的海洋里,像一只鱼游来游去,一天又一天。似乎最新的总会在入口处,等着你,每个图书馆都在不断往书架上增添书本,这是规律,应有之义,尤其是学校的图书馆,必须有这样的流动,一所学校才能更加生机勃勃运行下去。其他呢,那些陈年旧书,它们被封闭在自己的次序里……

宽敞明亮的空间,总是杂志呆的地方,但那似乎与我无缘,太过流行太过贴近时代的东西,我总有种怀疑。读文学让我深刻懂得萧条异代,一些东西需要积淀的,我并不是一个时尚的读者,远谈不上时髦。我最无法忍受的是一些我喜欢的作家的书和平庸的畅销书排在一起,让我觉得乘了一列无法下去的火车,愤怒却没有办法,偶尔会有那么一两次破坏排列的行动,但又充满抱歉。

一个在图书馆旅行的人只会在这本和那本之间徘徊,他很明确自己不带走哪一本,但是总会有那么很多次,他会在这本与那本之间辗转,无法选择,一个真正的读者不会厚此薄彼,他知道对于某本喜爱的书籍的轻视会让他付出再来一次或多次的代价,经常逛图书馆的人一定有过这样的经历,而且不只一次有过,带走了这本而那一本仿佛在你心间哭泣,这种激情总让你犹豫不决却又荡气回肠。只是你一个人的。

图书馆,让我想起我的中学时光,想起那时候的一个不是老师的老师。那所几十年的老校,旧址已经残破,小小的图书馆依着新建的教学楼,中间连接起来的是一条长廊。图书馆属于三层小白楼,而我们在新建的教学楼的三楼上着课,穿过走廊就可以进入图书馆。起名图书馆,实际仅有一个大厅放着几排杂志供我们阅读,每周四上一次阅览课。阅览室后面的图书室我们是无法进入的,隔着门廊看,光线昏暗,又杂又乱。有很多次我想进去打探,但都被阅览室的阿姨用眼神制止了。

然而有一天我居然被放行了。其实仍然是偷偷摸摸,但是没有人禁止,我已经忘记了那个通常管理我们的女老师哪里去了,仍然是阅读课,大家在阅览室宽大的桌子上写着作业做着习题,青春年少的空虚袭击着我,让我想去探险,刚好那扇通往图书室的门像往常一样半开着,我就进去了。

我走进去,一个女人在那里专注地看书,她向我缓慢抬起头的时候惶恐万分,学校里的老师们都不是这样的,学生也不是这样的。也许,就在那一瞬,她在我身上看到了如同她自己一样的呐喊救援声,不管你怎么想,这个平日不说话几乎就像一个影子一样的图书馆管理员,几乎是默许一样地让我藏在了那些书籍之间,我们没有多少交谈就达成了一种默契,我知道以后我是可以来的……此后有无数个课间,我躲到这间小小的有着昏暗光线几乎永远不开灯的图书馆,挥霍着我的十八岁的高三时光。——我后来选择去读中文系并且深深爱上阅读和写作,不能不说与此间时光有一些隐秘的联系。只是,我一直无从打探这个女老师的名字,甚至也几乎记不起她的面容。

我现在交往的男朋友是在图书馆长大的,他母亲在图书馆工作到退休,他童年时要找母亲必须到图书馆里去,在那里他度过了一整个童年与少年时代。他脸上总有一种沉静的光,我总怀疑是图书馆给他的,让他即使是行伍出身,也保持了一种拥抱书本拥抱自身的恬淡平和。也许正是因为他的这种静气,像一本打开合拢不上的书,召唤着我一次次阅读。我好像一条深海里的鱼,忘记了此间的时间。

图书馆当然也有它的坏处,物品的流转有其宿命,人各有命,书亦各有命,一个人抚摸着小狗或沾着面包的手一定同时翻阅过图书馆借来的书,一个人病房独居或者长途旅行一定带着某本从图书馆借来的书,一个人为了写论文或者仅仅基于个人喜好一定让某本书陷入残缺过,而那残缺的部分,就像个愈合的伤口一样在你的翻阅中重新撕裂……可是你有时会喜欢上这种流转,看着书本的折痕或划线的部分还有其他蛛丝马迹,你努力从这些标志里猜测这本书曾经遇到过谁,那打动过他的那一行或那一页是不是正在打动着你,那些翻阅这本书的人有过怎样的历史。

不得不提的一件事,我曾经在一本书里看见过一张测试的纸条,原原本本记录了双相情感障碍者自身的诊断情况,写明了想和看到此张纸条的人交个朋友。我当然忽视了这张纸条,但我看见了一个有血有肉的人的呼号,他希望通过这本书寻找他的同类,对生活主动放弃或被动退出的人,于陌生的纸页间相认。固然一些人会囿于卫生或健康,也或者仅仅是因为物质宽裕,他们对进入图书馆有一种精神上洁癖般的厌弃,但对大多爱书的人,绝大多爱书的人,他们希望在书本上找到自己的同类,就如我,这种乐趣远甚于某种囿于健康的逃避,他们需要在这种书本的流转中确认自身。

图书馆是一处理想的隐居之地,一片自由的云朵,一个属于你个人的世界海洋,只要你想,你就可以潜入。它深刻地代表着一个城市,有时是一个学校的特质,而非声色犬马的聚会,歌舞升平的人墙。我喜欢藏身于此,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

(图片来自网络)

佳作推荐

END

编辑|周国艺

责编|王欣雅

审核|石萍

 
 
[ 资讯搜索 ]  [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购物车(0)    站内信(0)     新对话(0)
5~10扫雷红包群